ENGLISH 现在是:

image.png

指导北外法学研究生论文集

微信著作权侵权行为及法律责任指导北外法学研究生论文集

时间:2017-07-29   出处: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网(知产法网)  作者:  点击:

“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学术沙龙”——

微信著作权侵权行为及法律责任

 

举办方: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网

时 间: 2014年6月6日下午2点至5点

地 点: 北京朝阳区建外soho 6号楼1505

参与讨论专家:

蒋志培  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教授,

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网站长

    刘 逖  智慧财产网主编

汪 涌   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

吴毅新  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江锋涛  北京恒都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律师

吴 飞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范 勇   奇虎360法务总监

唐 然   中国法学会对外联络部

参与媒体:

法治周末

中国知识产权报

 

主持人:

今天讨论的主题是“微信著作权侵犯行为及法律责任”。首先非常感谢蒋老师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讨论交流的平台。蒋老师大家都认识,是我国最高法院首位知识产权庭庭长,他所主办的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网受到业内的广泛关注。

微信目前是非常火爆的自媒体平台,但微信著作权侵权问题研究还比较少,此前关于互联网的知识产权侵权行为、不正当竞争等问题研究很多,但是关于微信的知识产权问题到目前为止在理论界还没有系统的研究成果处理,在实践中也没有具体的案例。今天讨论这个话题是非常前沿性的。

首先请蒋老师致辞。

 

蒋志培:

感谢主持人,感谢诸位能够来到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网,是个小网站,但是它历史还是挺长的,1997年就成立了。那个时候一次很大的国际研讨会,外国人说你们中国加入WTO要讲究法律制度透明度,中国怎么体现透明度?他提出问题,所有的电视机镜头记者都冲我来了,因为当时我是在任的知识产权庭庭长,我得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之前我在英国伯明翰大学学习接触过互联网,那是1993年,用了电子邮件,后来又搞研究,研究美国的网络,美国的网络著作权保护,对网络有一些印象。我说最高法院已经出版发布案例和审判信息了,同时我们还觉得用网络的形式公布司法的信息和案例,当时大家觉得那个比较先进,比较迅捷。

    回来要落实,注册了域名、测试网络技术平台、编辑资料,逐步设立了一个披露知识产权审判信息的网络平台——“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网”,后来就延续下来。在前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好像打开了一扇窗,国内外国企业到中国能查到必须的知识产权环境信息,否则两眼一抹黑的打官司和有基本信息的进行诉讼还是不一样。这么多年过来,一直坚持下来维护,整个过程都不断有些志愿者参与。我非常感谢他们。

我过去在北大荒凌晨两、三点钟起来放马,就养成了起早的习惯,后来回来读书,凌晨两点多起来写论文,因为做法官的工作,案子很紧,论文都是起早写。所以这段时间也常常用来维护网站,这么延续下来一直到现在,觉得对一些信息需求者特别是一些学生和企业还有一点用处。今年我已经65岁了,几年来我很荣幸在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指导了几届学生,今天我们沙龙的主要发言者就是今年毕业答辩的唐然同学。这些学子的成长,让我感到知识产权年青一代学有所成,欣欣向荣。

关于涉及微信平台的版权责任等问题,这方面详细的论述还比较少。唐然同学做这方面的研究在学术选题上还是较为前沿的,当然她发表她的讲解,今天请来的有企业界、媒体界、律师界、学术界的代表,一块讨论这个问题。虽然说是个小型的沙龙,但我们可以研究这个较新的问题,期望得到学术界、司法界等引起关注。

感谢诸位参与,今后希望支持“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网”,把它当做自己的园地,有些观点呐喊的时候,可以发表专业文章,外国同行很多人也了解这个网站,前期很多外国人研究中国的知识产权问题都靠这个窗口。

   

主持人:

    下面请唐然介绍她的研究成果。

   

唐然:

谢谢大家。我叫唐然,目前在中国法学会对外联络部工作。我今天来的路上下起了大雨,北京难得下这么一场大雨,今天在座的很多专家来听我介绍我的研究成果,非常荣幸有这个机会。我所做的学术研究还是比较粗浅,各位都是在实践领域非常有经验的,所以希望各位老师能够多多提出批评和指导意见,使我把这个研究成果进一步加以完善。

    在微信这个领域的研究材料文献非常少,所以我做这篇论文的时候用的是一种应用型的研究方式,就是我把微信的新生事物套用在传统的网络版权理论架构上,以及对于微博的一些研究成果上,就把这个新事物套做老的框架里面,进行应用式的、比较式的研究。

我的论文是按照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思路来的。

首先第一步是问题的提出,简要介绍一下微信的公众平台。虽然我们每天都在用,但是对它整个功能了解还不是很系统。现在的微信公众平台一共分为两类,服务号和订阅号,我们平常用的比较多的是订阅号,关注一些杂志、报刊的公众号。而服务号是指企业和客户之间,比如银行或者是航空公司和的他顾客之间一对一的服务,这种服务对于版权的侵权没有太多涉及,所以这篇文章主要是研究订阅号。

    我又将微信公众平台和微博的特点进行了比较,有三个不同:

    第一个是影响的范围不同。因为在微博上,不管你是否关注微博的账号,你都是可以看到我发的微博信息。但是微博不一样,只有我们两个人互相认识,彼此通过互加好友之后,你才能看到我发的信息。

    第二个发送内容不同,微博对于发送内容没有任何限制,你每天可以发送无数条消息,但是微信的公众平台不一样,每个订阅号每天只能群发一条消息,所以订阅号的版主一定会想尽办法提高这条信息的质量,但是微博的信息质量比较差。

    第三个信息到达方式不同,微博发出来之后马上会被海量的消息淹没,别人不一定能看到。但是微信的公众平台只要我关注了你的订阅号,你发的信息是一定会到达我的手机上。

    下面看一下微信公众平台上对作品的传播形式,因为要研究微信公众平台上的版权侵权行为,一定要先了解这上面涉及到哪些作品的传播行为。我这里分为订阅号的版主和订阅号的粉丝,以及微信的开发商腾讯公司。订阅号的版主传播作品的行为就是群发消息,假如说我申请了一个公众号,我是版主,每天通过这个平台来发送信息,选群发消息,可以选择群发的对象,这是版主传播作品的唯一方式。但是在群发消息里面又分为原创和转载。微信公众平台更多的鼓励原创,不会牵扯到版权问题,但是原创费时费力,很多订阅号版主转载别人已经发表的文章。

    那么又分为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就是未经许可摘录整合他人的作品,或者叫汇编。第二种就是未经许可转载,但是我转载的时候注明作者和作品的来源。比如有一个微信公众号叫做“青年特稿”,有一天它的版面是这样的,我转载一篇文章,说明我的来源是哪一个杂志。第三种形式没有经过授权转载,但是也不著名作者及作品的来源。比如说广州日报有一天的微信,叫“每个人身边都有荷赛的影子”。同时某一个微信公众号在第二天发表一篇文章叫做“2013年每个人身边都有荷赛的影子”,虽然它在题目上多加了几个字,但是内容,包括里面的一些图片全部是照搬广州日报的微信文章,几乎没有做任何的改动。这是一种非常明显的侵权行为。

    第二个主体是订阅号的粉丝传播行为,有两种传播行为。一个就是发送给单独的朋友,第二个就是觉得这篇文章很好,直接分享到朋友圈,这些都构成了对作品的进一步传播。

    那么对于微信开发商腾讯公司来说,他们不直接参与作品的传播活动,而是仅仅为订阅号的版主以及粉丝提供了信息传播的平台,所以我们可以把它作为一个信息存储空间来看待。

    基于上述这些分析,就提出了两个问题。这些作品传播行为到底是否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侵权行为呢?如果构成的话,他们应当承担责任的侵权责任呢?文章的第三部分就分析这两个问题,首先分析他们侵权行为的认定。之前要介绍一些法理的依